孟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牛文小说网www.acotonlin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舅……舅舅……”

季怀真抬头看去,见阿全坐在树杈上,见舅舅一来,方再也忍不住,猛地放声大哭。

季怀真也跟着哭,伸着手,冲阿全唤道:“快下来,你躲什么。”

“舅……我,是不是,是不是因为我,才生出这许多事端……舅,我……”阿全看着季怀真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大声道,“我不想当皇帝,我只想让你高兴……我一点也不想当皇帝,我就想让你高兴!”

看不上皇位,只看得上季怀真的,远不止拓跋燕迟一人。

阿全委屈又害怕地抱着树干,哭道:“舅,太高了,我下不去。”

季怀真哭得险些要直不起腰,燕迟走上前,冲阿全张开双臂。阿全一跃而下,被燕迟稳稳接住,继而搂住季怀真。

一家三口,大喜之日抱头痛哭,如此就再也不分开了。

……

一月后,瀛禾于上京登基,自立为王,设年号为“建平”。

等人高的铜镜前,瀛禾身姿挺拔,内监侍从围绕身后,替他整理装束,佩戴天子冠冕,外头山呼海啸,万人朝拜,还有不到半个时辰,他的登基大典就开始了。

瀛禾突然抬手一摸断眉,朝身边的人问道:“他们此时也该到汶阳了吧。”

那人自然不会回答,低着头,蹲在地上,痴痴傻傻地玩瀛禾的衣摆。

“起来,站到我身边来。”

陆拾遗一脸懵懂,蹲着没动,瀛禾亲自上前,提着他的胳膊让他起身。大殿之外,百官神情肃穆,翘首期盼,等着迎贺新王。

瀛禾秉退侍从,只留陆拾遗在身边,强迫他陪自己走上那代表权利的位置。

他身材高大,步伐坚定,仅离殿门一步之遥时,突然回过身,无奈一笑,轻声道:“便是要报仇,也再留我几年,就要你看一看,我究竟能不能做到。”

说罢,不再管身后之人是何反应,继续稳步向前。

金銮殿的门再度开启,自此迎来一片盛世。

与此同时,通向汶阳的官道上,一辆马车不紧不慢,悠然而过。那马车派头铺张,兴师动众,不知是哪位纨绔子弟在外出游,恨不得把身家都给带上。

车内,季怀真斜靠着软枕闭目养神,伸出一指,懒洋洋指了指小案,便有人捧着精巧茶碗递上。本想借机调戏燕迟,眼睛一睁,见阿全正直直看过来,季怀真就不好再作妖了,手又往案上一指,燕迟立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飞鱼(姐夫,SP)

飞鱼(姐夫,SP)

若飞
阴鸷冷峻的警察就在几乎全裸的池小鱼面前踹倒了罪犯,这是一次尴尬的意外,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她朝夕相处的姐夫。? ? ?第一天参加工作在警徽下宣誓的郎剑飞红了眼眶,做为警校最出色的毕业生他有能力,有抱负,有满腔滚烫的热血,未来也必然像的名字一样,锐不可挡一飞冲天。? ? 但现实是一切还未开始就在妻子的重病下戛然而止。? ? 生死之间与罪犯的较量变成了不炉子上煎不完的药汤,立功受奖荣誉加身变成了岁月蹉跎
高辣 连载 0万字
孤独

孤独

flaming
瞎写
高辣 连载 0万字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肉汁满满
本书每天晚上八点发表,如果刷新后没看到,那就使劲刷,还看不到的话,说明作者菌的网路瘫痪了,上不来了,隔天上来肯定双更。作者菌第一次来各种不熟悉,简体繁体都在一个章节里,亲耐的可以放心入坑,本人坑品很好,绝对不会弃坑!!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
高辣 连载 19万字
何所求

何所求

何所求
高辣 连载 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