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牛文小说网www.acotonlin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乌兰被言重心事,面色一僵,又给自己找补道:“不信你怎么了,我到死都提防你。而且我觉得你这主意太危险,未必就能帮拓跋燕迟登上皇位。”

季怀真盯着乌兰,突然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你也觉得燕迟想当皇帝?”

他拿那掌心坑坑洼洼的右手挡住嘴,末了无奈道:“先前还‘燕迟’‘燕迟’,‘殿下’‘殿下’的叫,怎么如今喊他的时候连名带姓,咬牙切齿。”他笑容一收,又正色道:“你爹跟着瀛禾这样久,是如何在你面前说瀛禾的?”

乌兰想了想,道:“我爹说,瀛禾殿下这人,若非万不得已,不愿轻易给自己树敌,不喜欢亲自动手,更喜欢借力打力,当那个坐收渔翁之利的人。”

“那就对了,”季怀真神色不似在开玩笑,“江山未稳,他如何现在就对燕迟动手?他想要的是皇位,就算要清算,那也得等到李峁投降,獒云被他抓住,鞑子被打得再无法进关再说。他若现在就杀燕迟,族中支持燕迟的氏族会反他而拥戴獒云,只追随苏合可汗的那股势力也不会轻易将他放过。可又话说回来,若把他逼急了,不计后果代价,铁了心要燕迟的命,二人打得两败俱伤,你能说得准谁是赢家?”

季怀真一笑:“瀛禾这人,想在他手下活命,就非得给他捏着把柄,抓着软肋,按照他揣测的那样来,让他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方有一线生机。”

乌兰冷冷看着他:“听起来倒是和你很像,自大自负,怪不得你这样信誓旦旦。”

季怀真谦虚地点了点头。包厢内又传来一阵喝彩,不需去看,也知是为燕迟而起,听得他心情轻快起来,正要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去,却又被乌兰叫住,沉声道:“既知不可能,又为什么要给这些人复国出逃的希望?你何必一条道走到黑。”

“复国?如何复国,若能复国,当初何至于被灭国?”季怀真直直看了过来,将一腔卑鄙算计,期满利用毫不遮掩地摊开在乌兰面前,怕他不懂,怕他自己往好里猜,还偏要掰开揉碎了,血淋淋地铺开。

“既注定要失败,既注定要看清谁是明君,我为何不能在这之前利用他们达到目的,护我所爱之人?我爬到这个位置,苟活至今日,在下心中所求所想,从来都是敞敞亮亮,未曾加以修饰。遗臭万年如何,声名狼藉又如何,我早就是人人喊打了。任谁死后都是轻飘飘的一把灰,一把土,难不成多些良心,就能多些分量不成?我就偏要一条道走到黑。”

季怀真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飞鱼(姐夫,SP)

飞鱼(姐夫,SP)

若飞
阴鸷冷峻的警察就在几乎全裸的池小鱼面前踹倒了罪犯,这是一次尴尬的意外,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她朝夕相处的姐夫。? ? ?第一天参加工作在警徽下宣誓的郎剑飞红了眼眶,做为警校最出色的毕业生他有能力,有抱负,有满腔滚烫的热血,未来也必然像的名字一样,锐不可挡一飞冲天。? ? 但现实是一切还未开始就在妻子的重病下戛然而止。? ? 生死之间与罪犯的较量变成了不炉子上煎不完的药汤,立功受奖荣誉加身变成了岁月蹉跎
高辣 连载 0万字
孤独

孤独

flaming
瞎写
高辣 连载 0万字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肉汁满满
本书每天晚上八点发表,如果刷新后没看到,那就使劲刷,还看不到的话,说明作者菌的网路瘫痪了,上不来了,隔天上来肯定双更。作者菌第一次来各种不熟悉,简体繁体都在一个章节里,亲耐的可以放心入坑,本人坑品很好,绝对不会弃坑!!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
高辣 连载 19万字
何所求

何所求

何所求
高辣 连载 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