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牛文小说网www.acotonlin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燕迟原本在脱他衣服,果然一听这话乖乖停手,只因送热水时要有外人进进出出好几趟,季怀真料想燕迟脸皮子薄,也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同他放肆。

正为自己的料事如神得意着,手腕却被人猛地一捉,燕迟拽着他躲到屏风后面去。

脱到一半的外袍也不脱了,燕迟将他往屏风上一按,直接解开季怀真那条杭绸孔雀纹腰封,拽住下摆往旁边一扯,让他两条结实白皙的大腿冷不丁暴露在空气中,冷的季怀真打了个哆嗦。

火热的身躯贴着他的后背,燕迟双臂强势地将他大腿一按,铁箍似的力道叫季怀真动弹不得,细窄的腿缝里勉强被塞进更硬更热的东西,低着他敏感的会阴处缓缓摩擦。

与此同时,近卫抬着浴桶进来,没敢往屏风后看。

意乱情迷中,有人陆续进来把热水灌入桶中,脚步声格外清晰,季怀真挑衅似的回头看了眼燕迟,以气音道:“小燕,你害臊不害臊,知羞不知羞?”

燕迟只脸红,不说话,眼中欲望深深,比平时多了几分危险,警告似的瞪了季怀真一眼。

季怀真早已不知脸皮为何物,爽起来就不管不顾的,刚想叫出声,就从人被背后捂了嘴。那大手冰冰凉凉,骨节分明,这手摸过他,伺候过他穿衣,还捅到他身体里过,季怀真早已熟悉无比,形骸放浪地迎上去舔弄。

燕迟却突然把手抽出。

只一瞬功夫,季怀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先是亵裤一紧,勒得他裆痛,差点软掉,接着裂帛声响,裆间一凉,这才反应过来燕迟竟把他亵裤给撕破了。

那带着些许胯间腥臊味的布料被团成一团,直接塞进季怀真嘴里。

罪魁祸首毛毛躁躁地贴上来,有些失控了。燕迟撒娇一样小声道:“今夜就不让你说话了。”

季大人嘴里被塞满,都要懵了。

燕迟又学着季怀真勾引他的样子,动作生疏地去舔人的耳朵,季怀真被他舔的双腿发软,觉得身后压着他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狼。只舔上面还不够,燕迟胯下硬物塞在季怀真并拢的腿间,一抽一送间带着股难以言说的野性,马眼渗出的阳精沾得季怀真整个会阴湿漉漉的,好几次都要挤开那条紧窄的肉缝顶进去。

季怀真呜呜直叫,胯下性器早就硬着,贴着冰凉凉的屏风,刺激得他快要出精。正想入非非之时,屁股又被人抱住,燕迟整个人压在他身上,高挺眉骨抵住季怀真的肩窝,眼睛朝下望,去看两人将要结合之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飞鱼(姐夫,SP)

飞鱼(姐夫,SP)

若飞
阴鸷冷峻的警察就在几乎全裸的池小鱼面前踹倒了罪犯,这是一次尴尬的意外,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她朝夕相处的姐夫。? ? ?第一天参加工作在警徽下宣誓的郎剑飞红了眼眶,做为警校最出色的毕业生他有能力,有抱负,有满腔滚烫的热血,未来也必然像的名字一样,锐不可挡一飞冲天。? ? 但现实是一切还未开始就在妻子的重病下戛然而止。? ? 生死之间与罪犯的较量变成了不炉子上煎不完的药汤,立功受奖荣誉加身变成了岁月蹉跎
高辣 连载 0万字
孤独

孤独

flaming
瞎写
高辣 连载 0万字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肉汁满满
本书每天晚上八点发表,如果刷新后没看到,那就使劲刷,还看不到的话,说明作者菌的网路瘫痪了,上不来了,隔天上来肯定双更。作者菌第一次来各种不熟悉,简体繁体都在一个章节里,亲耐的可以放心入坑,本人坑品很好,绝对不会弃坑!!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
高辣 连载 19万字
何所求

何所求

何所求
高辣 连载 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