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牛文小说网www.acotonlin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季怀真并未行礼,朝皇帝身上上下扫了一眼,笑了。

“陛下怎的连鞋都不会好好穿了。”

他抱着胳膊笑,手一伸,旁边立刻有人把皇帝的另外一只鞋奉上。季怀真衣袍一撩,单膝跪地,给皇帝穿鞋,复又贴着皇帝站起来,低着头去瞧他。他嘴角噙着笑,眼中却十分机警,仔细观察着皇帝的神情。

最终在他诡异目光的注视下,皇帝开始发抖,不敢与其对视。

季怀真突然躬身行礼。

“天冷了,送陛下回宫吧,张真人留步。”

一身着道袍之人留下,正是方才给季怀真递鞋之人。他见众人走远,不等季怀真来问,便主动交代:“陛下近日病情稳定,发病时间十分规律,戌时发作,发作时神志不清,一心只想求丹问药,大约辰时清醒。先前不记得发病时的情形,近日却依稀记得一些。”

季怀真长身而立,眼睛闭起不知想些什么,只微微颔首表示听到了。

“让你查的东西可查到了?流言出自何地?”

“回大人,汾州。”

“汾州?”

季怀真眉头紧皱,低声咒骂,掩饰不住的厌恶,只恨早早将三喜打发走,此时想踹人都没得踹,张真人这把老骨头被他踹上一脚显然是要散架,只好心中默念小不忍则乱大谋,挥手把人打发走。

想起陈年往事,一肚子气没处撒,季怀真回家倒头便睡,日上三竿之时被三喜小心翼翼地叫醒,说是户部侍郎求见。

季怀真眼也不睁,头也不抬,一手伸出床帐摸到账外放着的物件。

三喜极有经验地就地蹲下,只听一声脆响,一洗汝窑砚台在他背后的墙上炸开。三喜悄悄挥手,随行仆人极有眼色,又抱来只可供季怀真单手拎起的青花笔洗补上。

身兼太傅之职的季大人恨死读书人,发脾气时专毁笔墨纸砚。

朝中能为三殿下说上话之人今日一一上门,皆碰了一鼻子灰,待到季怀真砸了三个笔洗,两尊镇纸之后,翌日一早——陆拾遗来了。

似是早就料到,季怀真一撩床帐,已然穿戴整齐,满脸挑衅地看着陆拾遗。

当真是极为诡异的一幕,二人容貌相似,气质却截然不同,一正一邪,一静一动,如太极两面互不相容,却又互为映照,只是季怀真要更高些,站在脚踏上看人时更显居高临下。

季怀真盯着他,突然伸手将陆拾遗腰间挂着的玉珏扯下。那玉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飞鱼(姐夫,SP)

飞鱼(姐夫,SP)

若飞
阴鸷冷峻的警察就在几乎全裸的池小鱼面前踹倒了罪犯,这是一次尴尬的意外,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她朝夕相处的姐夫。? ? ?第一天参加工作在警徽下宣誓的郎剑飞红了眼眶,做为警校最出色的毕业生他有能力,有抱负,有满腔滚烫的热血,未来也必然像的名字一样,锐不可挡一飞冲天。? ? 但现实是一切还未开始就在妻子的重病下戛然而止。? ? 生死之间与罪犯的较量变成了不炉子上煎不完的药汤,立功受奖荣誉加身变成了岁月蹉跎
高辣 连载 0万字
孤独

孤独

flaming
瞎写
高辣 连载 0万字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(系统)欲仙欲死(高H剧情流)

肉汁满满
本书每天晚上八点发表,如果刷新后没看到,那就使劲刷,还看不到的话,说明作者菌的网路瘫痪了,上不来了,隔天上来肯定双更。作者菌第一次来各种不熟悉,简体繁体都在一个章节里,亲耐的可以放心入坑,本人坑品很好,绝对不会弃坑!!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;ap;ap;ap;≈ap
高辣 连载 19万字
何所求

何所求

何所求
高辣 连载 2万字